温胖子,缚娄古国小说《探墓档案》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探墓档案

小说:悬疑

作者:青牛牧者

简介:缚娄古国于一夜之间人间蒸发,而机缘巧合下,吴家用无数族人的性命从墓中带出了一卷血锦,记载有当年最后一任缚娄国主的惊天隐秘。为此,作为吴家的继承者,吴帆被卷入了一个个诡墓无法自拔。且看吴帆如何在绝境中挣扎求存,解开一个个惊世谜团!

角色:温胖子,缚娄古国

探墓档案

《探墓档案》免费阅读

“下面插播一则台风讯息,接防风指挥部通知,今年第十三号台风‘天鸽’将于二十三号正面吹袭江门市地区,请各位市民做好防风准备…..”

收音机里不断播放着台风增强的噩耗,一夜未眠的我此刻正趴在办公桌上如同一条死狗。

“那姓黄的王八蛋真不是个好东西,哥两才刚通宵卸货,就让咱两值班防汛。去他娘的仓库又漏水了,吴帆你快起来跟我去看看啥情况。总感觉这仓库的铁皮棚顶要顶不住了!”一个有些肥胖的高个子夺门而入,他是我的同事温国强。仓库的人都叫他温胖子。

我揉了揉充满疲倦的眼睛,顺手拿起一旁的劣质手电筒,一边穿戴着套头式雨衣,一边就往站在大门旁的温胖子走去。“谁让你我都是新人,不欺负咱们欺负谁?你指望他去指挥那些老油条吗?走吧!江门这块风水宝地这次不灵验啰….”

刚迈出办公室的大门,一股狂风夹杂着暴雨扑面而来,差点把我牵翻。雨点打在我的脸上,就如同被针扎一样疼痛。

身上的雨衣呼呼作响,几乎被狂风撕裂。天上乌云压得很低,让人觉得十分之压抑。不知为何,我的内心竟莫名其妙充斥着不安。

身旁温胖子看我站立不稳,一手捉住我略显瘦削,被狂风吹得摇摇晃晃的身躯。我感激的对他笑了笑,互相搀扶着就往远处看起来破破烂烂的铁皮仓库而去。

“你懂什么,风水这东西….就和算命一样,充满了科学….与哲理,语言技巧上也有很多讲究。亏你吴家祖上…..还是什么狗屁玄学大家….说这话就有些丢人了!….”因为风声的关系,温胖子的声音有些模糊不清。

“我爷爷的本事算是失传了!别说他老人家,就算我老爸也是啥也没教我…..”说到这里,我突然醒悟过来,自己从来都没有与同事谈论过自家的事情,这温胖子又是从什么地方得知自己祖上精通玄学的?

“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我脸上有东西?”被我注视着,温胖子的内心不禁有些紧张。

“你听谁说过我祖上的事情的?我记得似乎从来都没有提及过吧?…..”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温胖子当即醒悟过来,哈哈一笑解释道:“上个月龙爷生日,大伙一起去KTV的时候,你小子捉住公司财会那小苏姐的手,硬说要帮人看手相,当时自己吹牛吹出来的啊!要不是我们拉着你,你还想给人家看全相呢。你阿妈真是勇气可嘉啊,连接近两百斤的小苏姐也不放过!”

被那温胖子如此一说,虽然我好像并没有什么印象,但还是有些尴尬的转移了话题。“咳…那个…这破仓库平日里就昏暗,这鬼天气,进来就好像黑夜一样伸手不见五指,阴森森的怪吓人。那小玲姐平日里还敢在里面午睡,真是个人才。”

知道我的脸皮薄想转移话题,温胖子也并不想继续往那事上纠缠,连忙迎合道:“狗屁的午睡,分明是偷懒。天天睡超时了才会露面。你还别说,这仓库之前听球叔说,真的有着很诡异的事情发生过呢!你没听说?”

我进入仓库后一直拿着电筒四处照看着每个可能漏水的角落。一边走着,一边漫不经心的的摇了摇头。“没兴趣!都是些难以考证的事情!”说话间还翻了翻身旁的几张破纸皮,引得一只藏在其中睡觉的老鼠拼命狂奔。

“嘿!你是没兴趣呢还是没听的胆量?我还听说,这仓库之前曾经是一个矿泉水公司,因为经常闹鬼才搬迁了。据说还死过人,上过报纸!”那死胖子说话间还用手电筒照着自己,吐出舌头装了个鬼脸。

我一听心里就不乐意了。“我怕?我可告诉你,有些事情你要是知道了,恐怕明天就得辞职不敢上班咯。”

被我这么一说,温胖子当即就来了兴趣。“我靠你大爷,说!你只管说!胖爷我要是眉头皱一下,我就给你表演一段倒立拉稀怎么样?还不带裤衩的。来来,给我上最大的瓜。今天,这瓜胖爷我是吃定了!”

我伸手拍了拍身后一个纸皮箱上的灰尘,往纸皮箱上一坐,冷笑了一声,把手中的电筒一关,不怀好意的说道:“吃瓜是吧?来!有胆量就把电筒关了,我给你上最猛的瓜!谁先打开电筒,谁就是王八的儿子!”

“谁怕谁?今天这仓库就算被风吹塌了,胖爷我也不开手电筒!”温胖子似乎也来了兴致,当即附和着我吼了起来。

还别说,随着我们两人的手电筒一关,仓库内还真有点儿气氛。寒冷的暴风雨吹打在百叶窗上,整个仓库都如同百鬼夜哭,“呜呜”的叫个不停。阵阵寒意让人后脖子发凉。这样的氛围,不说上一段鬼故事,当真暴殄天物。

“听说过缚娄古国吗?缚娄古国是春秋时期的一个小国,后来却神秘消失在历史之中。而在古籍里有记载,南陲之南,有扶娄之国。扶娄便是缚娄,南陲之南就是我们现在所生活的这里附近一带…..”我沉思了片刻,组织了一下语言,就开始说道。

温国强一听这文绉绉的,当即就不乐意了。“你大爷的,胖爷我让你上硬货,你却给老子抛书包?瓜呢?瓜在哪里?”

被温胖子打断,黑暗中的我不禁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你急个啥?事情总有个前因后果吧?这叫故事的铺垫,你不懂就别跟我装大尾巴狼。我说到哪儿了?被你这一搞,啥气氛都没了!”

“行行行!胖爷我错了行了吧?你老人家继续。你说到这里就是缚娄古国的所在地。”

对于温胖子的急性子,我也是无可奈何。本想把仓库的灵异事件,结合爷爷生前经常给我说的民间传说吓唬一下这死胖子。但被这死胖子如此鲁莽的破坏了气氛,我也只好长话短说。

“这缚娄古国啊,他最后一任国主罗央,十分沉迷长生成仙之术。什么炼丹啊,活人祭祀啊,邪术妖法啊,一样都没有落下。他在一次出海寻仙的过程中,竟被他发现了一座仙墓。也自他从仙墓中回来,他的性格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缚娄古国也开始变得越发的阴森邪异…..”

“轰隆隆…..”

一道怒雷划破天际,雷光透过百叶窗的缝隙,把整个仓库照亮了一瞬。而就在这一瞬之间,正低头把玩着手电筒的我,突然留意到了地上竟多出了一道裂缝。而且这道细小的裂缝似乎还在往前延伸,如同一条小蛇。

“喂!才说了个开头,你打开手电筒做什么?”突然被我亮起的电筒闪到了眼睛,温胖子伸手挡在了眼睛之前,有些疑惑的问道。

与此同时,我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独自蹲在了地上,背对着他定定的注视着地面。而我的行为举止当即引起了温胖子的好奇。

“你干啥呢?”从纸皮箱上站起,温胖子拍了怕屁股上的灰尘,缓缓走到了我的背后,用脚尖踢了一下我的屁股再次问道。同一时间,他的眼睛也越过了我的身体,往我的前方探头看去。

我头也不回的伸手指了指身前。“这似乎是刚刚出现的,从货物的另一侧延伸了过来。要打电话通知一下那姓黄的混蛋吗?”

透过我的手电光,温胖子看清了我身前的情况。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裂缝,正在地上缓慢延伸。要不是仓库顶上的铁皮被风吹得隆隆作响,此刻我们两人应该可以听见水泥地面开裂的声音。

而跟随着我手电筒照出的方向看去,可以清晰的看见,裂缝是在一旁的货物底下延伸出来的。而且有着大量的白蚁从裂缝内部涌出,爬满了裂缝上方的纸皮箱,有点小恶心。

“走,我们过去货物的另一侧看看。”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温胖子连忙亮起他手中的电筒,小跑着就往仓库深处而去。

“咚..隆隆隆…..”

温胖子刚跑出几步,仓库内突然一阵地动山摇,一连串让人头皮发麻的巨响从仓库的深处传出。被突如其来的事态所震撼,温胖子本能的往后倒退了几步,显得有些狼狈。

“这…这是什么声音?”我们两人情绪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有所平复。艰难的咽下了一口唾沫,我有些惊慌的用手肘顶了顶身旁的温胖子。他应该可以听出,我说出的话音里还带着丝丝的颤抖。

“你..你问我,我问谁?….进去看看?站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或许只是货物堆叠的太高,被风吹倒了!”

温胖子说的话也不无道理,细心思考,也并非是不可能发生的情况。之前仓库也曾经发生过几次货物倒塌的事故。

互相壮胆之下,我们两人打着手电就往刚才声音响起的地方走去。配合着仓库中的昏暗环境,气氛有些瘆人。

转过仓库的过道,黑暗的环境下入目的是大量倒塌的纸皮箱。我们两人不约而同的的松了一口气。察觉到对方的失态,我们两人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笑。

但不等我们的笑容有所收敛,货物深处又再次传出了一声巨响。声音空幽,就好像有着什么非常沉重的物体,跌落在了一处非常深的空间之中。

“咕噜!”

我们两人不约而同的吞咽下了一口唾沫,可以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难以掩饰的恐惧。

“你..你怕了?你..你平时不是总说自己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没钱花吗?…进..进去看看?”我的声音率先打破了沉默。

温胖子显然也是明白我用的是激将法,但这个时候,又何尝不是需要互相给点鼓励。“狗屁..你胖爷我….进就进….”本想说些什么英雄气概的话语,但此刻温胖子的脑袋里就是一团糟,啥也想不出。只能简单的糊弄了几句。

艰难的翻上倒塌下来的货物,我们两人站在货物的堆头上,看着眼前的景色,嘴巴张得可以放下一颗鸡蛋。脸上尽是不可置信的表情。

塌陷!出现在我们眼前的,竟然是一处有着十多米大小的深坑。内里黑漆漆的,就如同是通往地狱的深渊。而靠着我们两人如今的视线角度,显然根本无法看清内里的情况。

                           

原创文章,作者:青牛牧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otau.com/books/100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