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魔,水盈盈《快穿:疯批反派强宠了一条咸鱼》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疯批反派强宠了一条咸鱼

小说:现言脑洞

作者:仙人板不板

简介:作为一条经常摸鱼的咸鱼,淡甜被人举报了,被迫罚去反派部。咸鱼表示:“反派部的任务好恐怖啊!”作为一只脑子有病的疯批反派,他终于等到了他的小可爱。不料小可爱却看不上他。反派表示:“这怎么可以!滚过来,亲吻我!”咸鱼:“我是改造你不是攻略你,我卖艺不卖身,你离我远点啊!”然后…咸鱼的任务失败了。反派的小可爱没了。咸鱼&反派:“嗐,下次还是改改吧。”后来,咸鱼变成了暴力小甜甜,反派变成了白切黑戏精。

角色:魅魔,水盈盈

快穿:疯批反派强宠了一条咸鱼

《快穿:疯批反派强宠了一条咸鱼》免费阅读

黄昏时刻,瑰丽的晚霞铺满了整个天空,美丽而静谧。

“啦~啦啦啦~啦啦~”穿着白裙的女孩一路蹦蹦跳跳,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歌谣,看得出来心情十分美好。

路边草丛里,一双阴沉幽暗的眼睛死死盯着她,紫色瞳孔里满是嫉妒愤恨。

凭什么她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可以那么开心!

凭什么!

突然,女孩儿停了下来,疑惑扭头看向草丛,试探着询问:

“是什么在哪里?”

草丛里的身体瞬间僵硬如石,一动也不敢动。

女孩儿似乎胆子很大,好奇地走过去。

一步,两步,三步……她离草丛越来越近。

在紫色眼睛惊恐的注视中,草丛被拨开,女孩乖巧可爱的容颜出现在紫色眼睛里,她成了橘色夕阳中唯一一抹净色。

“你,你是魅魔?”

看着草丛少年头上那一对山羊角,女孩儿惊讶道。

少年魅魔凶狠的呲着牙:“我不是魅魔!”

女孩儿一点也不害怕,反而很惊奇地打量着他,几秒后,她恍然大悟:

“你中了诅咒。”

少年魅魔表情一怔,她竟然看得出来?

“听说魅魔一族魅力越大,力量越大,活得越久,你现在一定要死了吧?”女孩儿目露同情。

毕竟眼前这只少年魅魔丑得让人不忍直视。

“你才要死了!我说了我不是魅魔!不是!”少年愤怒大吼。

女孩儿就像听不懂少年的话,自顾自地说:

“嗐,看你这么可怜,而我任务也完成了,我就帮你解除诅咒吧。”

在少年震惊目光中,女孩儿抱住了少年的头,吻在他的额头上,虔诚道:

“愿你平安喜乐,一生无忧。”

话落,一道强烈的白光笼罩在少年身上,女孩儿的身影迅速变淡,马上就要消失。

“不,你别死!我不要你帮我!”丑陋衰弱少年变成了帅绝人寰的青年,头上的犄角也从山羊角变成了牛角,他对着女孩儿大喊:

“就算你死了,我也会找到你,一定会!我才不要欠你的!”

女孩儿对着他微微一笑,很快就消散在空气中。

身为一个路人,最好是让自己变成炮灰,这样获得的积分才多,得到的评级也才高。

可淡甜不,她就喜欢当纯路人。

她就喜欢在该死的时候死,该消失的时候消失,绝不多在主角们的人生里多停留一秒钟。

所以,她已经完成了任务为什么还要停留呢,还不如帮别人一把顺便离开任务世界。

回到大世界,先休休假散散心,玩得差不多了再回快穿局做下一个任务。

这次的任务,需要她在雨夜把金手指丢给女主。

她等啊等,终于等来了剧情中的那个雨夜,故意从女主面前走过,将金手指空间镯子掉在地上。

淡甜内心握爪:搞定!

马上就要成功溜走时。

“姐姐,你的镯子掉了。”身后,善良的女主突然叫到。

淡甜背影一僵,无奈回头,看到两个灰头土脸且衣衫褴褛的女孩子,其中一个拿着镯子要还给淡甜,另一个却忍不住想阻止。

淡甜心道:另一个应该就是反派吧,果然没有女主善良,也没有女主漂亮。

女主跑向淡甜,将镯子递给淡甜,认真叮嘱:

“姐姐以后可别再粗心了。”

容颜精致,品德高尚,她若不是路人,她都想留下来护着女主长大了。

可惜,她就是一个路人,还是一个非常热衷于当路人粉路人。

淡甜伸出白净柔嫩的手抚在女主又脏又乱的头上,温柔道:

“你真是个好孩子,这个镯子就送给你吧。”

“不行,这怎么可……”

“嘘……”淡甜俯身过去,凑近女主耳朵,悄悄道:

“偷偷告诉你,你别告诉别人,这个镯子非常神奇,你趁没人注意的时候把自己的血涂上去,就会有奇迹发生哦。”

扑面而来的馨香和淡甜一点儿也不嫌弃的举动,让女主感动得脸都红了,可即便如此,她也坚持着自己的善良。

“那就更不可以给我了。”

“姐姐是看你善良可爱才送你的,别人想要还没有呢,不许再反驳了,不然姐姐就要生气了哦。”

淡甜故作严肃,唬住了女主,终于顺利溜走。

等身体死亡时间一到,毫不犹豫抹了脖子离开。

回到现实世界,二话不说又跑去休假,美名其曰:散心,防止抑郁。

却不知任务世界里,她以为的女主已经变成了一个高大俊美的青年。

还抱着她已经化为白骨的躯体,温柔抚摸着她的头骨,低声细语:

“我找了你好久。”

“……好久。”

“我还记得那天晚上你从天而降把镯子给我,从而改变我的一生,让我知道这个世界依旧还有美好存在。”

“可是……你为什么不等等我呢?只要再等一等就可以啊。”

青年凝视着白骨的双眸逐渐变冷,大手用力一捏,白骨的头碎裂开,他扔掉手中残骸,起身负手而立,冷酷道:

“既然要消失那就消失彻底一点吧。”

吩咐人将白骨烧毁,离开。

从此大杀四方,毫无丝毫怜悯之心的灭了男主女主。

至此,主角团灭,世界崩塌。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淡甜习惯摸鱼,根本没有仔细看剧情,导致她在那个电闪雷鸣的夜里,错把美貌反派当成女主,给了金手指。

休假的淡甜对这些还一无所知。

等她回到快穿局,发现自己的工作舱被别人占了,委屈巴巴地跑去找部长。

“嘤嘤嘤……部长,我的工作舱没了。”

嘤嘤嘤假哭的女孩儿长得像个天使一般,纯洁美丽又可爱,白嫩嫩的包子脸皱成了一朵花,水盈盈的眼里挂着两泡鳄鱼泪。

部长是个长发御姐,眼皮一撩,冷艳高贵睨着淡甜,不冷不热道:

“你被投诉了。”

“为什么呀?”小鹿眼瞪得溜圆,眼泪还挂在睫毛上,欲坠不坠。

“你还有脸问我为什么?你自己去看看你上个世界还在不在!”

淡甜乖巧的去看了,然后人傻了。

“他一男的一反派,为什么长得比女主还好看!这不科学!”淡甜不愧是咸鱼本鱼,轻轻松松抓错了重点,还发出难以置信的惊呼。

部长深吸一口气,从牙缝里挤出声音:

“剧情里说过,反派小时候比女主漂亮好看,你不知道吗?你整天就知道偷懒摸鱼,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淡甜心想:身为咸鱼不摸鱼?那怎么可能嘛!

小脸却迅速一变,利索捣腾着小jiojio跑到部长身边,真诚无辜地解释:

“部长,你听我跟你……”

部长一巴掌挥开淡甜,嫌弃不已道:

“放心!你并没有被开除,上头让你去反派部戴罪立功,只给你三次机会,如果依旧拿不到优秀评级,那你就只能跟快穿局说撒哟啦啦了。”部长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淡甜。

“嘤嘤嘤……我很努力的,只是身为……”

淡甜还想狡辩,一双清凌凌水汪汪的小鹿眼含烟带雨,装得那叫一个真。

可惜部长被她忽悠次数太多,早已看清她的真面目,红唇一扯,打断淡甜:

“行了,你骗其他人还行,你骗我?我他妈还能不知道你休假时间比工作时间还长?你自己说整个快穿局谁有你这么自在潇洒?”

部长越说越气,口水都要喷出来了。

淡甜默默心虚了一秒钟就给自己找好了借口,眼角可怜耷拉着,小眼神儿真挚诚恳:

“度假也是为了工作得更好,只有拥有美好的心情才能更好的投入工作,你看整个快穿局谁比我更乐观开朗?”

部长深吸一口气,这死妮子借口超多,和她计较能气死自己,翻了个白眼,将她赶走。

“赶紧去你的反派部吧,别祸害我了!”

淡甜去到反派部,反派部部长看她的眼神儿处处透露着嫌弃。

在反派部部长看来,路人部都是混吃等死的闲人。

冷冰冰丢给淡甜一张身份卡。

“机会只有三次,得不到优秀评级你就给我麻溜的滚。”

这种人都能来反派部,这是拿她们反派部当幼儿园吗!

淡甜也不介意部长的态度,粉嫩嫩的唇瓣扬起乖巧微笑,提议:

“部长,我初来乍到反派部什么也不懂,听说反派部个个都是牛批大佬,能不能先让她们带……”带我。

话未说完,组长震怒,指着门,毫不留情怒斥:

“简直痴心妄想!你以为你是谁,能来反派部就是你几世修来的机缘,还让大佬带你?你怕是想上天了!你给我滚出去!”

这么个娇小姐也敢来反派部,她真是多看一眼就得滴眼药水!

淡甜拿着门卡,飞快溜出门,摸了摸额上并不存在的汗水,后怕地拍着胸口:

“大家都说反派部部长是个笑面虎,这明明就是母老虎嘛,传言误我。”

找了许久才在一个犄角旮旯里找到自己工作舱。

“局里居然隐藏着一个这么破的地方,真抠……节俭。”

一进入工作舱,淡甜瞳孔地震。

入目一片死亡芭比粉,晃得她眼睛疼。

她不会走错了吧?

这会是反派部的风格?

还是说颜色越粉,做任务就越狠?

怀疑的念头刚浮起,等候多时的系统出声儿了:

“亲爱的淡甜小姐,我是您最可爱的系统精灵,很高兴认识您,请您赶快与我绑定,接受我为您挑选的任务吧!”

是一种狗腿谄媚且迫不及待的语气,导致淡甜怔了两秒才与系统进行了绑定。

系统大概介绍了一下反派部的任务,就将淡甜丢去了任务世界。

弦月如钩,繁星璀璨,淡淡清风拂过人间。

昏暗肮脏的巷子里,一群男人围成一堆,地上躺着个狼狈的女孩儿。

“玛德臭女人,给我玩!玩儿死了算老子的!”站在人群之外的中年男人愤怒道。

粗俗猥琐的男人们嬉笑着靠近女孩儿。

“那龙哥可不要心疼啊!”

“心疼个屁,老子现在只想弄死她个贱人!”

淡甜刚来到新世界,面对的就是这样的场面。

顿时吓得一哆嗦:嘤!反派部的任务都这么刺……吓人吗?

〔亲爱的淡甜小姐,前方反派出没,请尽快摆脱困境去偶遇反派,失去了这次机会,下一次遇到反派将在三年后哦。〕

尽快摆脱困境?哪有那么容易嘛!

可现在情况紧急,再耽误下去就不是能不能偶遇反派的问题,而是清白能不能保住的问题了。

瞄了一眼那些狞笑着靠近的恶心男人,淡甜眼睛被辣得生疼,诈尸一般跳起来,拔腿就跑。

飞快!

众人没料到淡甜会逃跑,而且还跑得跟鬼撵似的,都懵逼了。

她跑啥呀?

“妈的!都愣着干啥?给老子追啊!”人群外的中年男人首先回神,立刻声嘶力竭地大吼。

拿了钱不办事就跑,她想都别想!

淡甜使出吃奶的劲儿,跑得跟发了疯病的野狗一样,是她这辈子都没有达到过的速度。

所以说啊,这人的潜力果然是无穷的,逼一逼说不定就出来了。

后面那些人如附骨之蛆一样紧追不舍。

淡甜跑得气都要断了,眼珠子快速转动着思考办法。

突然,视线里出现了几个垃圾桶,淡甜目光一凝,狠狠一咬牙顾不得太多,捏着鼻子躲了进去。

嘤嘤嘤……真是糟了大罪了!

那些人从垃圾桶旁边跑过去,没一会儿又跑回来。

“怎么不见了,会不会躲进垃圾桶里了?”

其他人看了一眼臭气熏天的垃圾堆,嗤笑道:

“就那小娘们儿的矫情德性,那还不如要她命!”

“走吧,等她怕了没钱了,自然会回去求龙哥。”

“到时候龙哥要她卖她就得卖,要她跪就得跪,哈哈哈……”

等那些人离开,淡甜像个鬼一样从垃圾桶里爬出来。

人还没站稳就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哕(yue)!”

吐得稀里哗啦,胆汁都要吐出来了。

直到肚子里再也没有东西可吐,淡甜才擦了擦因呕吐而流出的眼泪,有气无力直起腰,拖着沉重的身体向反派的方向赶去。

嗐,没办法,都是打工人,身不由己啊。

由于鼻端一直缠绕那一股绕鼻三日的酸爽臭气,淡甜边走边“哕”。

                           

原创文章,作者:仙人板不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otau.com/books/94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