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世芳苑最新章节,夏老爷,白仲锦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泽世芳苑

小说:悬疑

作者:晴芳悦

简介:看着身边疼爱她的青梅竹马以为这就是一辈子,奈何一夜之间逢遭变故,原本故交的两个家族反目为仇,自己成了孤儿般的存在。悲伤之际才发现家族的不幸和她最爱的人脱不了关系,夏安荨的人生开始被一步步算计,远走他乡依然无法摆脱。既然逃脱不了那就勇敢直面,家族的秘密被逐步揭开,手上的花瓣印迹是解开所有谜团的关键。每一次选择,每一次花开,每一次痛苦折磨让她疲惫不堪,原来所有的一切不过是为了等一树花开,寻一人归。

角色:夏老爷,白仲锦

泽世芳苑

《泽世芳苑》免费阅读

天色渐微,林间不时响起倦鸟归巢声,那咕咕咕的叫声冷不叠响起,让人陡生恐惧。哒哒的马蹄急行声不时惊起阵阵飞鸟,赶路的人全然不顾,急切前行,扬起阵阵尘土。突然间马上之人慌乱地奋力勒住了缰绳,一声嘶鸣划破暗影长空,身后的大队人马纷纷心惊停下。

领头人微微平复了心情后大叫道:“楚延去看下前面是何物挡了去路”。

一人应答翻身下马前去查看,走近才发现挡路之物是一个卷缩在路中的伤者,此人身着黑衣,路边灌木丛生,路径狭窄,不走近看难以窥见,所幸领头人反应极快及时勒马。

楚延轻轻地拍了他几下,见没反应,又小心把那人翻正探了下鼻息后,立马回头报告情况道:“老爷是个受伤昏迷的年轻人,他还活着,有微弱的鼻息,情况不明。”

家主听后蹙眉思虑赶忙下马细看,只见那人无明显外伤,衣服上都是泥土,脸上全是泥灰覆盖看不清面貌。

楚延见状神色担忧道:“老爷,我们得快些赶路,不能耽搁,如果带上这个人,说不定会成为累赘,不然留些食物给他,能不能有命看他的造化。”

家主有点犹豫不决,见死不救有违平生教化,可属下说的也是实情。思虑再三还是违背不了本心,吩咐道:“楚延把他放到我的马上,你先带着大家赶路,随后我尽量赶上你们。”

下属听到这个决定很是反对不赞同:“老爷不可以,太危险了,如果要带上,我垫后。”

“不要多说,快动手,留下几个人,你们先走。务必在城门关闭前赶到,我不会有事。”他态度坚决,没有给下属反驳的机会。楚延再没说什么,叹气招呼几个人迅速将地上的人抬上马。简单行礼后带着人愤然向前疾行。

一路上大队人马不敢有任何停留,一路狂奔。家主带着伤员,速度虽有所减缓,但并未落下太远。终于在深夜城门将要关闭前到达。人员汇合后,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稍微休整后大队人马直奔城内的夏宅而去。到达宅邸时,守夜的下人早已等候多时,看到主人回来兴奋不已,赶忙迎接。原来家主是这高宅大院的主人,夏家是当地的巨富,夏老爷在当地名声颇佳,一向受人敬重。

他差人把马背上的人抬进屋内安顿,星夜叫人去请大夫,并吩咐楚延把这次带回的货物卸下安放稳妥。

一番清理后只见此人颇为俊秀年轻,看起来约莫二十岁的样子,不像普通劳力那般黝黑粗糙。大夫一连施救数日,连连抱怨棘手。夏老爷甚是慷慨,不吝啬各种珍贵药材,只一心要将人救活。得空也不时来探望,仆役更是尽心服侍不敢怠慢。

床上的人慢慢睁开眼,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环境,房间很是肃静,陈设颇为清雅 ,他疑惑询问边上的人:“我这是在哪?”

见床上的人已经醒来,大夫如释重负:“你终于醒了,太好了,老朽这番辛苦没白费,这里呢是夏老爷家的宅院。”

边说边走到床边轻轻扶他坐起,关切问道:“你感觉怎么样,能动吗?哪里不舒服跟老夫说,我是大夫。要说你可真是命不该绝,遇见了我们的大善人夏老爷,不然可真就命丧荒野了。”

那人点头充满感激道:“大夫,谢谢您!我没事,已经好很多了。”丫头推门端着汤药进来,见伤者已经醒来,赶忙把要药送过去,一脸喜色道:“太好了终于醒了,我马上去叫老爷过来。”说完跑出去了。

不多时走进一位面容和善的中年人,他进来赶忙向大夫道谢,走到年轻人身边说道:“你终于醒了。”又转头对旁边的大夫说:“先生您连日来幸苦了,先回去休息吧,有事我再差人来请你!”

大夫连连摆手:“夏老爷您客气了,不辛苦不辛苦,他醒了就好,那我就先回去了,有事再过来。” 说完拿了药箱,写了张方子,嘱咐丫头按药方抓药才告辞离去。

大夫走后,夏老爷走到年轻人身边关切询问其情况,年轻人起身道谢:“恩公,谢谢您救我。”

夏老爷见他还是很虚弱赶忙扶住道:“你先别动,好好坐着,没关系的。看到你醒了我很高兴,算是为自己积功德了。”夏老爷说得云淡风轻,年轻人越发感激涕零。

年轻人知道他肯定有很多话想问自己,主动说:“老爷您应该有很多话要问,您问吧!”夏老爷也没客气直接问道:“好,那我便问了,你姓甚名谁,家住哪里?怎么会性命堪忧,躺在荒野小道。”

夏老爷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年轻人一一的回答:“我叫白仲锦,遭奸人陷害,险些殒身丧命,多亏老爷您相救。以后只要我能做到,一定报答老爷您的救命之恩。”白仲锦说起自己的遭遇不自觉双手紧握拳头,眼睛里也满是愤怒。

夏老爷发觉其神色痛苦,也不忍心多问,大概明白此人肯定不是普通人,身上一定有很多故事,刚刚醒来也不好问,只简单说些客套话:“不要说什么报答不报答的,我只是碰巧救了你,先不要想其他的,把身体养好,别的以后再谈,如果你有什么想说的,我也乐意听。”

“你不想说的,自不会勉强。我姓夏是这宅邸的当家人,这里还算富足,你安心住着,有什么需要呢就直接跟下人说,他们知道怎么做。今天就这样吧,你刚醒来先吃点东西,我就先走了。”

看到夏老爷如此慈眉善目,白仲锦很感激不知道说什么:“谢谢您!夏老爷您先忙,我一定会好好养伤,不给您添麻烦。”夏老爷走时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算是安慰,吩咐下人好好照顾他。

经过几日的休养白仲锦已经恢复得差不多,夏家的主人有善心,照顾他的下人也很是尽心,白仲锦本就生得眉目俊秀,一副翩翩公子的样子,面色也恢复得愈发红润,更是显得光彩照人。

丫鬟们对他越发的喜爱,不时把夏家的事情讲给他听,因而也知道了那日夏老爷是冒着多大的风险救他回来,在心里暗暗记下了这莫大的恩情,将来有机会一定要报答。

                           

原创文章,作者:晴芳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otau.com/books/94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