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开局精神病院,我有了七具身体》秋露露,楚幼兮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开局精神病院,我有了七具身体

小说:团宠

作者:燕姝殊

简介:大家都知道,那个白家的精神病院里的恶毒真千金是个钓鱼高手,钓的男男女女为她狂为她哐哐撞大墙。有年轻俊美的商界新贵、新晋的美艳影后、清冷孤傲的艺术天才、天生没有有同理心被判作天生高智商罪犯的少年囚犯、患腿疾的清雅世家公子、那认为凡人不配与她说话的傲娇科研天才……但其实那些…都是她。#问开局精神病院,有七个身体怎么办?#

角色:秋露露,楚幼兮

开局精神病院,我有了七具身体

《开局精神病院,我有了七具身体》免费阅读

楚幼兮倒在马路上,全身碎骨般的疼,猩红色的鲜血从脑袋开始快速的蔓延,她歪着脖子,眼眸迷离的看着前方。

唇瓣里是止不住的铁锈味的鲜血。

没有人在意她!

没有人爱她!

她是遗弃者,是被抛弃者,亦是世界的遗忘者!

周围的人都焦急的围在那纯白的、宛如遗世独立的、纯净白莲般的少女身边。

他们眼神焦急关切地望着少女那手臂上浅浅的血痕。

她曾敬爱尊敬的总裁父亲正一脸关切的对着少女说着:

“薇薇别在意,这又不是你的错!”

“是她自作自受!”

她那娇弱的贵妇母亲心疼的拥着少女嘘寒问暖,用着她从未对楚幼兮的慈祥温柔表情对着怀里的少女说着:

“薇薇,没事的!”

“不用自责!”

“我只有你一个女儿!”

“这么蛇蝎心肠的女人才不是我的女儿?”

“妈妈有你一个就好了!”

她那个弟弟正双手穴在裤兜里,嘴里嚼着口香糖,吐在躺在血泊里的楚幼兮,他望着她,就像在看一团垃圾。

嘴里不屑的说道:

“切,这种女人早该死了,活着都让我嫌丢脸!”

“特别是…她竟然还想拿刀杀了姐姐!”

\”嗤!\”

\”可笑至极!\”

\”若不是姐姐反应的快,不然倒在地下的就是姐姐了!\”

“这就是她自作自受的报应。”

“就算是警察来了,也不会说什么的!”

“况且,这可是…她做坏事被车撞的,这可不关姐姐的事!”

“就算警察来问,我们说是正当防卫就好了!”

而那个欺骗她的、那个如同帝王般的…俊美不凡的男人对着白思薇眼神深情款款的说:

“阿薇真的是遭大罪了!”

“但无论是什么样子的阿薇都是漂亮的!”

“请叔叔阿姨放心,放心地将阿薇交付到我的手上!”

“我会竭尽一生去爱她、宠她的!”

“我现在就和我父母商量结婚的事情!”

“好好!”

“太好了!”

“阿瑾~!”

“怎么在这种场合说这般话!”

“羞死个人了!”

她意识逐渐模糊,逐渐消散!

楚幼兮感觉好遗憾呀!

怎么…刀会突然间就这么偏了呢?

那可是她在心里经历过无数次计算的结果。

如果就算是要偏了,那也应该是让她多带几个人下去!

…和他们一起陪葬。

怎么会这般?

若不是这…那么她早就将那个女人杀死了了!

或者让那些人给弄下去了。

好不甘心!

好不甘心呀!

她还…没有为他们报仇!

真的好不甘心呀!

若是再来一次…若是再来一次!

她一定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来——

弄!死!他!们!

【受各个世界钟爱的塞忒伽,怎么会沦落至此呢?】

【就算是处于幼崽期,也不该落得这般下场!】

【罢了!】

【罢了!】

【看在与吾同一族的分上,且还是未成年的幼崽……】

【便帮你这一把!】

一道空灵悠然的女声传道楚幼兮的耳边。

不知怎么了,楚幼兮感觉自己像是从混沌中清醒了!

她看不到来人。

祂像是在另一个时空里。

楚幼兮能感受到祂对她的爱怜!

那她可不可以贪心点!

提…些要求!

她想…让他们都回来!

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

*

塞忒伽是每个位面的宠儿,世间万物皆垂爱于塞忒伽!

————引

青山精神病院

小姑娘穿着很干净的白色连衣裙,年纪看起来很小,长长的如海藻般乌鸦的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披散着。

她的肤色很苍白,像是很久不见光的那种病态的白色。

巴掌大的小脸在乌鸦的头发下显得愈发娇弱起来,她的气质干净的叫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像天使一样。

眉间的那双泣血的朱砂似是氤氲着某些禅意,像是逆了这红尘俗世,静了这斑驳时光。

而此时小姑娘被禁锢在床上,苍白赢弱的双手被戴上手铐,腻白莹润的脚踝被套上脚镣。

像一只被囚禁的漂亮金丝雀。

脆弱、纯洁、无辜!

小姑娘一边用右手抱着自己那拥有无数道伤疤看起来丑陋荒诞的布娃娃,一边用左手接着在窗户中映射的那一缕缕金灿灿的阳光。

眼角弯弯,像一双月牙儿,笑的无比的烂漫纯洁,像是遗落人间的天使!

阳光的折射下,小姑娘细腻雪白的肤色在斜阳下几乎像是透明的。

这一幕,让新来的秋露露眼神都有些痴迷。

毕竟,漂亮的小妹妹谁不爱呀!

就算见了无数小姑娘,但是秋露露还是会为小姑娘的容颜所沉醉。

也正是因为漂亮妹妹,才让秋露露对自己被分到精神病院当护士的工作不那么愤懑。

“兮兮!”

“你在干嘛?”

秋露露发誓,她只有在小姑娘这里,才能发出这般温柔的声音。

听到秋露露的声音。

小姑娘回眸一笑,抬起了头,露出了一张苍白娇弱的脸,就像是清晨雾霭中,滴着露水的山茶花一般娇艳动人。

小姑娘执拗的说:

“露露!”

“我在接阳光!”

“今天的天气可真好呀!”

望着小姑娘这带着孩子稚气的回答。

秋露露心都要化成糖浆了。

怎么会有那么乖的小姑娘呀!

这样乖的小姑娘怎么可能会是得了暴躁症、狂躁症、人格分裂症的精神病人呢?

想起同事给她八卦的事。

秋露露不禁内心满是愤慨。

怎么会有这样的父母呢?

亲手将那么乖的小姑娘送到这样的地方。

可惜,她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一个苦逼的打工仔,又不能帮到小姑娘什么?

秋露露这才知道,当她入职填的合同要求那么严的原因到底是什么的!

她就说,那么好的福利与工资怎么会天上掉馅饼呢?

原来干的是这般污秽的事!

早知道…早知道!

她说什么也不会签的。

不过,若是不签,她也不会见到小姑娘。

内心有些纠结。

哎!

今天是轮到秋露露为小姑娘注射药剂的时间。

望着眼前如天使般纯洁美好的小姑娘。

秋露露眼中闪过一丝不忍。

每一次这个活,其实都没有人愿意干。

因为,太遭罪了,也太让人难受了!

小姑娘还那么乖。

所以,他们便安排一个轮流值班的工作时间。

他们能做的也只能将药剂中对人精神造成严重损伤的苯氮托咪的含量下降一点点。

而且…这里还有监控。

那些人还要定期查看注射的药剂。

而且,如果你不照办的话,你自己的命保不住还是小事,你家人也会存有生命危险。

所以他们只能这般偷偷摸摸的,只希望小姑娘能舒服些。

毕竟,这个药剂是才出的新型药剂,注射时的副作用足以让人精神摧毁!

而且,现在注射的频率越来越多了,从一个月一次再到现在的一个星期一次。

小姑娘沉睡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了。

真怕…有那么一天…这个如同天使一般的女孩会再也醒不过来了。

“露露!”

“兮兮又要打针针了吗?”

“能不能轻轻的!”

小姑娘秀眉轻蹙,绯艳的红唇嘟哝着。

带着奶气撒娇的说。

虽是一脸怕痛痛的样子。

但小姑娘还是听话的伸出了她的左手臂,至于右手,她还要抱娃娃。

望着小姑娘那孱白似透明般可以望见那青紫色的血管、带着密密麻麻的针孔的手臂。

秋露露拿着针筒的手止不住的颤抖。

突然间门外传来嘈杂的喧哗声,打断了屋内的情形。

“江先生!”

“你不能进去!”

“这不符合我们的规定!”

“只有亲属才可以接病人!”

只听到中年男人焦急的声音。

                           

原创文章,作者:燕姝殊,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otau.com/books/9462.html